Serena🔰

这里圈名Coiorless,可以叫我小C,大号Coiorless丢了只能用现在这个小号,所以经常签名Coiorless和Serena之间变emm
混人设/TF/TFoc/绘/Hp 圈等等,现在重回tf圈,但仍以tfoc为主。

TF中主混tfp,08,A版
补idw中
喜欢声波!!!!杂食党。
主吃双波,威红,mop,威声,千救。
以及非常少见冷到南极圈的08震荡波ⅹ啰嗦

HP中主吃伏哈,ggad,汤哈
以及伏汤,巴伏,AMTR,冷到爆炸x
(我记得HP最初我吃的就是ggad,再是创史人时代再到穿越梗,再到最长时间的伏哈)
也吃卢哈(M家),略雷DH

原创女儿多ing儿子少【我有努力(悄咪咪)】
主tfoc
半调子画手和半个文手,可就是日常性懒所以文都没多少,于是私底下掖着……🐸
画画动态、角度死
……
突然发现自己好多问题
(躺)
大概就这样.嗯.没了

【TFP】巨磁电阻效应

天哪这个描写完全戳到心坎上了……“我不会救你,自己站起来″和其中用科学形容的描写这两个真的无比符合震荡波的逻辑。
大波波喜欢的正是那样虽冷静但其实充满生机,还未倦怠的声波吧。
从他的逻辑角度上来看声波的心理简单也复杂,霸天虎还未解散时声波大概也是在想办法出去的,同时像头一段一样自审。
然而没多久霸天虎就解散了,解散,由威震天本人提出的,这对声波曾经的所为与现在是个打击。但这不完全是个重点,文中声波和震荡波生活的区别在于震荡波无论情况,局势怎样变化,所支持它生活(“用电器″)的电源(“科研″)不会停止,震荡波本人,仿佛“电流″,作为动力一般‘传输″着“电源″的事物——一句话,震荡波的生活漫长,规律,而未停止,且始终有目标。
加上逻辑的理性,所以他的生活也一直有目标,无论形式如何,所以他不会颓废(所以最后一段他说他想声波,并且是那个未倦怠始终存有目标的声波,这已经是最符合人物形象的同时最煽情的告白了)。
声波‘不允许自己放弃一丝为霸天虎贡献的机会”(注意不允许)“有了休息的理由″“苦苦等待的假期"很能说明一个问题,声波真的,真的一心扑在霸天虎上了——除此之外他的生活,不生命中就再没有可做的事了。
霸天虎的事业是根救命稻草,而声波死死抓住了它,也许曾经那个议员有自己的梦想,为之努力组成生活,但在他加入霸天虎后就渐渐在实现(霸天虎变成了声波的生活,声波生活的动力之源,声波最初的梦想)——尽管逐渐偏离初衷。
声波那么聪明的tf怎么可能注意不到霸天虎性质的改变呢?但那个时候战火泯灭了过去,声波已经没有退路了,退,会真正意义死亡,并且作为一路建之,辅导霸天虎的机,他恐怕也并不愿意。
他只有为霸天虎出力可做了。对他自己来说。
他“不允许″(放松),“不能″(逃避),虽然“苦苦等待"(休息),是为了不让自己放松,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如果没有任何事可做,那么生活就完全在消磨时间(就像找不到事做,手机上也看完了东西却拼命找东西看一样)虽然可能不会感到漫长,但回故过去你会发现,你的确什么都没做,在消磨时间。这个状态久了会颓废的,颓废久了完全是在自我毁灭。
霸天虎的意义,也许再加上老威的人格魅力,使他对其忠心耿耿,甚至在压榨自己。文中霸天虎变成了声波的生活,声波生活的动力之源,一旦霸天虎溃败,他将失去这些,失去之后可能颓废,自我毀灭的自己声波无法接受。
霸天虎解散无疑在大声向他宣告:看吧!你现在已经没有事可以为之努力了!你生活已没有意义——你无论出不出暗影空间都一样,你无事可做,那何必出去自找麻烦呢?在汽车人胜利的情况下?也许你可以再找事做——但谁说得准一定找得到呢。更何况战火的冼礼使太人疲倦了。
他开始有些悲观了。
所以文中的声波无法接受,大概还有点儿茫然无措,震荡波知道他在适应期。
不要期待别人,要自救,这心理上的一关只有自己能过去。
没有生机,没有生活动力,的声波回来也没用,那不是震荡波竹熟悉所爱的声波。
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声波,
所以震荡波告诉他——‘我不会救你,自己站起来″。
要自救啊,声波。
我知道你将恢复过来。
这篇文小细节处理的很好,明显表现了双波各自的…性格?生活?根本上的不同?也巧妙地表现了大波最自然最合理的告白。
真的特别喜欢了!!!!
以上是个人对这篇文的一点理解www

是包子啦:

背景:TFP大电影后
CP:双波
第一人称
好久好久没动笔 我的脑子 已经 结蛛网了【骂骂咧咧嘟嘟囔囔【。
然后我 想扩列【小声bb

声波:
我现在是什么。
还是应该说我现在被什么困住了?
我沿着灰色的报应号、灰色的走廊慢悠悠的逛着。
是与近在咫尺的直线平行的另一条直线吗。永远不会与它相交。
不,不是。
暗影空间的时间是静止的,“我”只是一个点,恒定着,注视着一旁正在无限延长的直线。
轻视了碳基的能力、忽视了他们与汽车人曾经的相处。常胜将军便不战而败。
如今我羞愧于自己的失误。失误?是过度的怜悯还是理所应当的蔑视?是他们中哪一个导致我现在的处境呢。
我来到了灰色的报应号主控室,透过灰色的玻璃望着灰色的已复苏的母星。
我又鄙夷自己去怪罪他们,那样不被理解的怜悯与狷介的蔑视早已深深扎根于我的火种之中。
他们?就是我啊。
现在能做的只有盼望还有谁记住我。由无数个点组成的直线能刻骨铭心的记住几个点呢。

声波:
好,现在我在看着你。你又(他妈)在做实验。在我开始找你之前,你已在工作了吧。
……
你不累吗。
我累了,这几百万年来,光是霸天虎的琐事就快要占据了我的整个中央处理器。但我不能选择逃避,我不允许自己放过任何一丝可为霸天虎做出贡献的机会。
可现在霸天虎没了。
于是我终于有了休息的理由吗。被送入暗影空间,便是我所苦苦等待的假期 的 起始 吗。

你的实验一点都不有趣。我不想看。

我回到了灰色的报应号。放松四肢瘫倒在它灰色的钢铁冲角上。
这日光浴,一点也不暖。

震荡波:
机生就是一个电路。
最简单的那种,一个电源,一个用电器。被导线单纯的联系起来。

冲云霄告诉了我霸天虎与汽车人这场战争的最终结局。是两败俱伤,他这样说着。
我没有对他的这番话做什么评价,这也许是双方领袖都有所遗憾的结局,但这早已与我无关。威震天的离开无疑代表着霸天虎的溃散,而随着霸天虎溃散的还有它昔日赐予我的一切。

“一生中有这么、这么多的事需要解决,他们是一个巨型‘用电器’。你需要一直、一直动用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电流’,供他运转正常。”
“如果我抛弃了‘用电器’呢。”
你曾经这样问我。

……

是你抛弃了“用电器”。还是“用电器”抛弃了你。
当一个电路没有了用电器后会怎么样呢。
短路。
你的“电流”,机生中所有想法所有能力所有权利所有拥有物。它们无目地的顺着“导线”涌入电源的另一头。
你的电源便从此开始崩坏,逐渐走向毁灭。
你的生活从忙碌不堪变得无事可做。只是一味的盼望着谁能来救救你,还是,你根本就不想走出这个困境。这怎么行呢。
连电源都毁了的电路还能做什么呢。

震荡波:
是什么让你放弃了。总有个原因吧。
我知道就算我们的君王牺牲、霸天虎毁灭了。你也不会像这样退缩,你会想方设法的重建它,如同几百万年前你亲手辅助霸天虎崛起一般。
你是对这个世界感到悲观了吗。
得了,你有我惨吗。
我没有对名誉的追求,我没有渴望的东西和TF。因为我没有感情模块。当我已靠着逻辑生存时,仅仅有那旁人看来乏味的科学研究,以及行为诡异的你理解我。是你们使我变得完整。

但你比科学研究对我的影响大的多。
有时你对我来说,是有着强大“磁场”的家伙。多强大的“磁场”呢。强大到足够影响我,我这个“电路”。
当磁场将导线中的电阻影响、减小时。更多的电流将会涌入用电器。动力更多了,收获也就更多了。
我们之前产生了“巨磁电阻效应”?
每当我感觉到你的“磁场”时,我似乎会忘记部分让我生活不顺的情况。

这种感受无法抗拒。我检测不到它们,这不符合逻辑,有什么是我强大的系统无法捕捉的吗。

……

经历了这第一次后,我醒悟了那是什么。我唯一捕捉不到的东西就是感情啊。

你很重要。你是唯一一个与我有着共同追求的TF。没了你我会很难受,是的,难受。缺失了自己的一部分 能不难受吗。

这些建立在你未放弃一切之前。

我不会救你。
自己站起来。


评论
热度 ( 78 )

© Sere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