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

这里圈名Coiorless,可以叫我小C,大号Coiorless丢了只能用现在这个小号,所以经常签名Coiorless和Serena之间变emm
混人设/TF/TFoc/绘/Hp 圈等等,现在重回tf圈,但仍以tfoc为主。

TF中主混tfp,08,A版
补idw中
喜欢声波!!!!杂食党。
主吃双波,威红,mop,威声,千救。
以及非常少见冷到南极圈的08震荡波ⅹ啰嗦

HP中主吃伏哈,ggad,汤哈
以及伏汤,巴伏,AMTR,冷到爆炸x
(我记得HP最初我吃的就是ggad,再是创史人时代再到穿越梗,再到最长时间的伏哈)
也吃卢哈(M家),略雷DH

原创女儿多ing儿子少【我有努力(悄咪咪)】
主tfoc
半调子画手和半个文手,可就是日常性懒所以文都没多少,于是私底下掖着……🐸
画画动态、角度死
……
突然发现自己好多问题
(躺)
大概就这样.嗯.没了

三次Thor试图拥抱Loki的幻影,一次他没有。

莲久凉。:

Summary:Thor有一个习惯,在他看到Loki的时候,总要确认一下他眼前的是幻影还是真实。

 

01

索尔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他对于洛基的思念比他想象得更甚。

不是因为他将那个滑稽的公牛角刻在了新打造的护甲上,也不是因为他走进中庭的纹身店将对方的名字留在了自己的手臂上,而是他总能看见关于洛基的幻影。

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时,他刚与自己的队友从索科维亚的大战里回来,他准备在地球上再待上几天,同托尼·斯塔克一起研究关于幻视的稳定性问题——按照斯塔克的话来说,他也是促使幻视最终出生的人之一,或许幻视能举起乔尔尼尔与这件事不无关系。

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在斯塔克新建的复仇者基地里,他从来搞不懂中庭的科学,但是通过斯塔克那些纷繁复杂的仪器还有他听得懂听不懂的一长串名词的解释,好像给他恶补了不少物理知识。就连斯塔克都对他的学习能力感到惊讶,不过他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在纷杂的检查全部完成之后,他对那个有着紫红色皮肤的仿生人宣布:“欢迎加入复仇者。”

而索尔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看到关于洛基的幻象的。

在他们完成了检查的那个夜晚,索尔提着两瓶啤酒,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吹风。他的头发胡乱地扎成一个揪垂在脖子边上,皮筋还是问娜塔莎借来的。他用牙咬开啤酒瓶盖,丢在边上,抬头看着点点繁星和半弯的月亮,突然就想起了在阿斯加德的日子。星空美酒再加上美人作陪,他不记得自己耗费了多少的夜晚在这样的美景之下,只可惜来到中庭之后,除了聚会,没什么人愿意陪他喝上一杯。

“你看起来一个人。”

洛基的影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索尔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还觉得不可置信,半瓶啤酒可远不足以让他这个神祇喝到产生幻觉,于是他又给自己灌下了剩下的半瓶。

“洛基?”索尔眯起眼睛,试图在昏暗的光线里看清走过来的那个穿着深色休闲服的人,多难得,他幻想里的洛基居然穿着中庭人流行的衣服。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洛基,却没碰到任何实体的东西。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了酒,举起瓶身查看了半天标签,确定这的确是他平时会喝的那种啤酒。

“别摆出那种眼神,我不是个幽灵。”那个幻影在索尔的边上坐下来,嘲笑着索尔那副迷茫的表情,“嘿,听着。我只是听到了你说想要找个人陪你喝酒,就像在仙宫的时候那样。”

索尔愣了一下,盯着身边坐下了的人,花了一些时间才消化完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随即打开了第二瓶啤酒,在像喝水一样将啤酒倒进喉咙里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看着月亮,拒绝将自己的视线分给身边的洛基哪怕一丝一毫。“我从不知道斯塔克的酒还能让人产生幻觉。”他端跟着,“就好像知道我想见到谁一样。”

你的确想见到我。远在阿斯加德的洛基躺在床上,没忍住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虽然中庭和阿斯加德的确离得远了些,但投射一个幻影过去对他而言还是小事一桩。他将手里把玩的球抛起又接住,另一只手挡住自己的眼睛,笑得无奈,“你居然会想见到我而不是你那个中庭女友。”

“我们早就分手了,你知道的。”索尔撇了洛基一眼,第二瓶啤酒很快也见了底,“而你,死去的英雄的洛基……”

“停。”洛基做了个手势阻止索尔继续说下去,他厌恶听到自己的悼词,就好像奥丁厌恶人询问他过去与未来的关系,“我现在在这儿。”

“我知道你在这里。”索尔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以一个近乎拥抱的姿势伸手触碰了一下洛基,毫不意外穿过了一团空气,“我比较想念那个真的可以触碰到的你。”

洛基叹了口气,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他的微笑僵硬在了脸上,几乎是准备落荒而逃。索尔的动作同样僵在了原地,进退不得。最后,是洛基先一步逃离了这个地方,他的幻影几乎是在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等索尔回过神来的时候,偌大的天台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晃了晃空荡的酒瓶,从冰凉的地上爬起来,自言自语着这幻象算不得差,他或许得夸一下斯塔克放在这里的啤酒,居然比仙宫的佳酿还要有奇效。

 

02

索尔回到阿斯加德之后,并不常去金宫。自他重新获得了乔尔尼尔的认可之后,便搬到了毕尔斯基尔尼尔,这是属于他的领地。同样的,远离奥丁的金宫也更方便他自己往来于九界之中,寻找他所见到的预言的踪迹。他主观上不愿意将自己所看到的预言说给自己的父亲听,他明白奥丁拥有能洞悉过去与未来的力量,甚至不用他的言语,就已经知道了末日的存在。但奥丁并无任何的动作,他或许在静观其变,又或许在等待其他人做出选择。

他的确害怕预言中的末日。那被称为诸神黄昏的,属于阿斯加德的终点仿佛一天一天更为临近。他想要依靠自己找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从而阻止阿斯加德的陨落。但这件事只靠他一个人做并不容易,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搜寻线索上,但是却一无所获。

如果洛基在这里的话,或许能找到一个不一样的切入点。

在他漫无目的的搜寻得不到结果之后,他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他对这些事情毫无头绪,现在急需要一个人来帮他揪出这件毛衣上的第一个线头,好让他将整件衣服都拆开。他在冗杂的典籍里寻找上一次末日到来时的情景,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却依旧一无所获。

很快,他的愿望和召唤或许得到了上天的应验,他不知道洛基是怎么出现在他的书房里的,就好像上一秒他合上了一本厚重无用的书籍,下一秒恶作剧之神就踩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了他的书房。

“苏尔特尔。”洛基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将索尔吓了一大跳,“对于阿斯加德的威胁,下一个怕是火巨人了。”

索尔抬头的时候,没有束起的金发垂下来挡住了蔚蓝色的眼睛,让一动不动盯着他的洛基停滞了一秒的呼吸。他在索尔抱怨“穆斯贝尔海姆比起约顿海姆来更像是活生生的地狱”的声音里找回了银舌头该有的神志,抬起手来想要拍拍索尔的肩膀以安抚他,不过很快就停在了半空中。

坐着的人没注意到背后洛基的这一系列举动,只想跳起来将自己聪明的弟弟抱在怀里。他刚一转身这么做,就注意到自己抱到的是一团空气。他愣了愣,悻悻地收回了空气中的手,尽管看起来他的确抱住了洛基,但是事实上,那里什么都没有。

“又是幻影。”索尔的语气有轻微的失落,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你也只能是一个幻影了。”

“至少我是个还有用的幻影。”洛基嘴角上扬,看起来心情不错,“别否认了,哥哥,你需要我。”

“我从不否认这一点。”索尔点头,承认得很是爽快,“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真的回到我身边。”

他说完这话再抬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四下无人,西落的阳光照在他的房间里,洒下漂亮的金红色光晕。好像刚才那个绿色的身影只是自己的幻觉一般。他摩挲着自己手臂上的那个纹身想,如果刚才不是他的幻觉的话,那洛基的反应也太过反常,正常来说他会用自己那条永不打结的银舌头反驳自己的话。

他安慰着自己,只是太过想念阿斯加德的恶作剧之神罢了。

 

03

第三次,洛基的幻影出现在索尔的面前的时候,当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索尔其实有些想要埋怨洛基,但是当他看到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盯着他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能用沉默相对,用根本连冷战都算不上的态度来对待这个死而复生的弟弟。

当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加以赘述太占据篇幅。简单来说,当海拉从地狱归来,占领了阿斯加德之后,他与洛基近乎被她打败,被流放一般落到了萨卡这座原本不甚出名的星球上。他觉得自己怕是什么战利品,决斗场和肉搏战听起来好像古老得要追溯到十几个世纪以前。

尽管索尔再不乐意面对这个场景,但一切都还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他不愿意承认,洛基的能言善辩的确比自己的直来直往更招人待见。

对方能在星球首领的歌舞厅里成为座上宾,而自己只能通过战斗来寻找最后的生路。

他坐在莫乌比斯环形的牢房一角,满地掉落的都是科尔格身上掉下来的石头,他摆弄着那些石子儿,好像突然能明白洛基当时被关在金宫地下时候的心情,他将手里的石子向对面的墙壁砸去,却没想到那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

“洛基。”索尔抬着眼看他,那种如剑一般的眼神仿佛要刺刀洛基的心灵深处,“有什么事吗?”

“探监。”洛基摆着手,没躲开又丢过来的石子,向索尔的方向走过去,一路上索尔不停地冲他丢着石子,然而幻影是不会有痛觉的。他也知道自己理亏,也不躲开索尔丢过来的,毫无难度就能躲开的凶器。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帮我。”索尔嘟囔着。他靠在墙壁上,正好露出脖颈的弧线,洛基转开了眼睛,不去看他,用自己最真诚的声音回答他:

“我不能。”洛基蹲下来,在索尔身边,轻声细语地解释着,“我如果那么做了,我会毁了我花了几周才建立起来的,高天尊对我的信任,我现在是他的座上宾。”

“这听起来真是个好借口。”索尔的话依旧充斥着抱怨,“我以为我才是比较重要的那一个。”

“有的时候事情的确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兄弟。”洛基觉得索尔怕是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不然自己怎么会在面对他的时候三番四次地舌头打结,最后,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才能真的将这个看起来生了气的金发神祇哄好,只得凑过去,虚虚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索尔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拥抱,可能是因为洛基离他太近了,他的脸几乎就贴在他的边上,如果在他眼前的这一个不是洛基变出来的幻影的话,这或许是多年以来洛基第一个不是为了其他目的却主动送上来的拥抱了。

“我相信你能搞定角斗场的事情。”洛基很快起身退了回去,在走廊另一头传来声响的时候迅速地消失在空气里,跑得无影无踪。留下索尔盯着面前的一片虚空,将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或许洛基说的没错。索尔看到科尔格走过来的身影弯了嘴角,从地上爬起来。他是属于阿斯加德的阿萨神族,他总能搞定那些怪物的。

 

04

阿斯加德最后还是毁在了诸神黄昏带来的那场大火里。按照科尔恩的话来说,除了房子,连地基都整个炸毁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剩下,除了这艘船和船上的人。

索尔在登上船的时候,就发现少了些什么。在这场莫名其妙开始又莫名其妙结束的战役里,已经死了太多优秀的战士。他念得出名字的或是念不出名字的,都陨落在断裂的彩虹桥上。

洛基不知所踪,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人比洛基更加惜命了,他猜想对方一定找到了一个方法,躲过了那场爆炸,只是不知道又去了哪里。但是他敢肯定,自己的兄弟一定还活在九界中的某个地方,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或者他又闲不住的时候,会自己从那个不知名的地方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所以当他在飞船一角的房间里处理好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将那个皮质的眼罩戴上自己的右眼时,他突然觉得一切都结束了,然而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去解决。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从此和已经去世的父亲倒是在造型上有了几分相似之处,看起来像是个有模有样的继承人了。他将桌上置酒水晶瓶打开,抬眼时却发现身后的房门处正站着他最想见到的人的身影。

“洛基。”索尔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瓶塞丢了过去,想着这一次肯定也是会穿过他,毕竟这也该是个幻影,“如果你真的在这里该有多好。”

“我在这里。”洛基接住了被丢过来的瓶盖,将它抛起来又接住。他走进房间,走到呆若木鸡的索尔面前,才停下了脚步,“阿斯加德已经被毁了,我也不觉得我有地方可以去。”

索尔将手中的酒瓶和酒杯全部放下,那些水晶制品磕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来,他有些手忙脚乱,又去将它们摆正,生怕自己把一切碰倒了造成更大的麻烦。

可洛基不在乎这些,他伸手绕过索尔,将桌上倒了一半酒的杯子拿起来,轻抿一口之后咽下去,酒的度数有点高,喝得他喉咙发疼,“不说点什么吗?”

“谢谢。”索尔猛然抱住了洛基,这是一个结结实实的、让洛基觉得对方再用力一些都能将自己刚喝下去的酒和肺里的空气全部挤出去的拥抱。他猜想索尔想这么做很久了,他们曾并肩而行,可是在很长的时间里,他们都走在不一样的道路上,再次回归同一条旅途实属不易。

洛基靠上去,轻贴在索尔的肩膀上,歪着头,伸出舌头来轻轻舔了一下索尔颈侧的皮肤。湿润的触感带着体温,激得索尔打了个寒颤。他起了玩心,又多舔了几下,很快就带着偷到腥的表情放开了索尔。一本正经地退回到安全的距离外,一副突然想起了正事的表情,“所有人都还在等着你。”

听到这话索尔的额角突突地跳了几下,他拿起桌上没喝完的酒,一饮而尽,经过洛基身边的时候拉住了他的胳膊。“一起去吧。”他说着,露出一个笑容来,“其他的事情之后总会有时间的。”

“如你所愿,索尔船长。”洛基眨了眨眼睛,跟在索尔身后,向舰桥走去,“我是不是该担任大副或者其他什么的角色?你知道的,开动一艘飞船在宇宙中航行需要各种各样的技术人员。”

“也许吧。”索尔在他身前笑起来,“你想做什么都行,我们现在可是在一条船上。”

 

05

三次索尔试图拥抱洛基的幻影,他都只能拥抱空气。最后一次,他得到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和一个短暂的、并肩而行的承诺。


END.

评论
热度 ( 472 )

© Serena🔰 | Powered by LOFTER